2008年6月12日星期四

金牛角教主的感人故事


「金牛角全部賣完了喔!」
















老闆林坤松的么子林源智(右1)、媳婦陳敏琪(右2)幫忙烤金牛角。
他吃盡苦頭把孩子拉拔長大之後,才發現這技術能賺很多錢。




不到傍晚5點,台北縣三峽鎮的「三角湧金牛角」麵包店,高掛起「今日已售完」的告示。1名襯衫滿是汗漬的歐吉桑,在門口提醒陸續上門的顧客:「明天請早!」 這家店用廉價木板和玻璃櫥櫃,隔出店面。簡陋的程度,讓人不敢相信它就是引爆三峽、甚至全台麵包店,一窩蜂賣起金牛角的名店。 更驚人的是,外表像清潔工的歐吉桑,就是店老闆林坤松。饕客要排隊半小時,才買得到的香酥金牛角,就出自這貌不驚人的老粗之手。 不過最勁爆的是,連他都不知道,自己的本事如此值錢。直到兒女都長大了,無後顧之憂,3年前,他突然鼓起勇氣借錢開店,專賣金牛角——他年輕時每天捏揉烘烤的西點。

出身赤貧 輟學習藝

沒想到他大半生求財而不得,小小金牛角卻在他最不缺錢時,帶給他最大的財富。林坤松出身三峽赤貧農家,7歲時母親去世。由於家中食指浩繁,他念到國中1年級,就輟學習藝,到台北當西點麵包學徒。退伍後,他回三峽老字號麵包店「福美軒」當師傅。根據在地人說法,福美軒當時已生產這種外酥內軟的金牛角。不過林坤松表示:「那時台灣流行法國麵包,老闆吩咐我做來賣賣看。於是我向軍中同袍拿到食譜,慢慢研發出這種金牛角口味。」到底誰是金牛角的開山始祖已不重要,要緊的是,林坤松離開待了10多年的福美軒時,並未鎖定金牛角為另創事業的基石;反倒因他身兼老闆女婿、當家師傅的雙重身分,引來岳家懷疑他是「大將叛逃」。

底層翻滾 浮沈百業

他說:「麵包師傅1個月薪水才2至3萬元,我有3個孩子要養。丈人的事業會傳給兒子,不會給女婿,我當然得出去拼拼看。」自此開始他顛沛流離的困苦歲月。他這輩子只會做麵包,此時卻因缺錢、更缺勇氣,無法以西點長才,另起爐灶。「20萬元對毫無積蓄的我來說,簡直是天文數字。借錢開店,萬一失敗,小孩學業、家庭生計怎麼辦?」他愈想愈裹足不前。於是改行闖闖看,卻因學歷太低,只能開貨車、做鐵工、建築工、高速公路夜間施工的搖旗示警人員。隨著年紀愈大,機會愈少,他甚至做過幫往生者抬棺、為跳樓者收屍的殯葬夥計。他就這樣咬緊牙根,浮沈百業,為養家活口硬撐10年,領過的最高月薪僅2萬元。好不容易熬到么子去當兵,年近半百的他自覺擔頭減輕,但已是勞動市場的過氣老朽,於是動起借錢創業、重回老本行的念頭。於是他向自家兄弟借了30多萬元,購進中古機器,3年前在三峽鎮郊重操舊業,賣起閉著眼睛都會做的金牛角。

冒險開店 顧客長龍


第1年生意普通,平均1天賣出上百個,「賺來的只夠付房租,需兼賣饅頭、菊花酥。」他說。「一開始真的很害怕,不知道荒廢這麼多年,技術是否退步,所以特別重視顧客反應;聽到太油、太甜、嚼勁不夠的評語,立刻改進。」初開店的他,把顧客反應奉為金玉良言,擔心1句惡評會導致心血砸鍋,薴願提高成本,用進口奶油增加香味和酥度。

「一定要做出最香醇酥口的金牛角,賣1個只能賺5角都沒關係。畢竟以我的年紀,不做這途,外面根本沒人要雇用我。」早起登山友、學生和上班族,注意到這攜帶方便、不易壓扁的金牛角,成為兩大主力客層。漸漸地,連載客到三峽祖師廟參拜的遊覽車,也知道買它當點心。它外皮酥脆,從冷凍庫拿出來可直接吃、不會走味的特點,吸引周末出遊的本地人和外地客。透過電視、雜誌美食報導的強力放送,開店第2年起,他的店成了排隊名店,周末人龍甚至跨越隔鄰3家店面。如今,他的廚房比店面大10倍,員工超過20人,麵包店就像間小工廠。但他仍每天半夜起床,照顧老麵團自然發酵,從和麵團、整型、烘焙,一路盯到員工下班,工作18小時。他不後悔沒早些開店,早點成名。「若早10年創業,國內休閒風和美食報導的熱潮還沒形成,賣金牛角不見得能打響名號。」他自我安慰。不過他現在學乖了,領悟自己曾不以為意的小本事,居然有潛力創造大風潮,正積極培養兒子接棒。蹉跎的年歲已無可挽回,但希望子孫能靠這轟動武林、驚動萬教的金牛角傳家祕笈,快活好幾代。

2008年6月1日星期日

請認明唯一正統老店:三角湧黃金牛角


三角湧黃金牛角


地址:台北縣三峽鎮大同路79號


訂購電話:02-2673-3335
02-2673-2233

傳真: 02-2673-3332

email: service@hojapon.com



歡迎訂購、宅配
週日公休喔!!